首页 - 情感恋爱 > 正文

前世今生,万劫不复的轮回

2017-04-21 18:46:56好文章网-最好的文章阅读网

我们用三天的梦境走完前世,

耗尽倾国倾城的爱走完五百个惨绝的轮回。

——引子

>>>>周庄小时光。

我叫柳云想,我想父母大概是取之于“云想衣裳花想容”这个诗句吧,我用大概是因为他二老没读过什么书,却想这样的名字的确是有几分难度。母亲说她在分娩我的前三天一直都做同一个梦,梦境里一个白衣女子不断呢喃重复对她说:你的孩子名唤云想,你的孩子名唤云想……嗨,这样的说法对于名号为21世纪的新新青年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没办法,二老迷信我可不能盲目跟从。

我住在古镇周庄,四周环水,全镇依河成街,穿竹石栏,临河水阁,一派古朴幽静的景致,是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在小镇的入口有一口水井,听说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井水清亮透彻,可是镇上的人们几乎不敢到那里取水,据镇上上了年纪的人说,那口井里曾死过一位千金小姐,到了晚上,会从井底发出幽蓝的光。可是,夜间我经过那口古井的时候,我就从没见发过什么光,井里寄居着两条金色的鲤鱼这倒是给古井添乱几分生气。我揽了一座深宅大院,做起提供住宿的小生意。人们很乐意体验一下古人的风雅意趣,所以生意还不错。住店的客人大多数情侣,他们十指相扣一起来周庄领略古镇的古朴多姿,微风徐徐,我跟着他们一起小日子过得很惬意。

我今年23岁了,没有过恋爱,这说起来会不会像一个笑话?还是不可思议?但是总之我不知道怦然心动是怎样的一个滋味。要我自己形容,我觉得我的心像封尘了上百年的金锁,一直没有找到可以解锁的那个人将我的心扉打开,换言之,一直没有心仪的人出现。可冥冥中有个声音叫我留在周庄,在周庄等待。

>>>>遇见顾怜生。

相信一见钟情么?至少在遇见他之前我不相信,因为初见所能见到的只是一个人的外在容貌,而他平时的为人处事根本毫不知情。我自认为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一见钟情的戏码在小说电影里演演就算了吧。

一个人就能将我的理论全盘推翻,让我陷入了自相矛盾中,因为我对他一见钟情。

他来我店里投宿,他告诉我他叫顾怜生,他是美院的高材生,背着画板,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和一些只是走马观花的游客不同,他仿佛是全身心的沉浸在这座小镇里了。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我觉得“似曾相识”是为我们量身订造的,我惊讶的不仅是名字还有面容,潜意识告诉我,我与他有难以搁浅的缘分。

我笑话他,你是顾影自怜么?真够自恋的。

他说,不如顾怜生情来得贴切。他笑得清冽,表情却似乎很较真。

我看见他长时间伫立于石拱桥之上,不停地按快门。我远远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小草久逢甘霖会是这么个痴迷的状态么?他的魂他的神,仿佛已脱离这个凡尘俗世。突然,他却昏倒了。现在不是夏季,也不可能中暑呀,难道什么先天疾病?我赶紧把他扶回了院子。

>>>>梦境柳云想。

他终于醒来了,据他昏迷已经三天三夜了。我赶紧扶他起来,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满头是汗却是满眼爱怜,急切地唤道:“姑娘,姑娘,别走!”我说:“醒醒,你做噩梦了?”说罢轻轻帮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他有宽大的额头,浓密的眉毛,笑起来弯弯的嘴角,这样的面容好熟悉好亲切。之前,听母亲说,我也在石拱桥上昏迷过,为期也是三天,醒来一直唤着别走别走,这个情况和顾怜生好像,难道我的梦与他有关?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同一个梦境:

我身着一件白底碎花的长裙,衣袂飘飘,撑着一把雅黄的油纸伞缓缓走过小桥。远处一个男子朝我奔来,他身穿青色底衣和褐色长袍。我应声转过身,不禁趔趄了一下险些跌倒,他赶紧上前一把扶住了我。

“姑娘,小心。”他柔声道。

“多谢公子。”

“姑娘不必多礼,敢问小姐芳名?”

……

梦就此戛然而止了,梦里的公子印象很模糊,自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几乎看不清轮廓,随着年岁的增长,那公子的脸轮越来越清晰,但是,我还是无法辨认。三天昏迷的梦境是最为身临其境的,也是最长的情节,但是醒来的时候我只记得最最平常的那个桥段。

>>>>道别顾怜生。

顾怜生说他要走了,回北京举办杨街柳巷里古朴的画展。

那天,我们月下举杯话别,笛歌悠扬,竹影憧憧。我知道,这很戏剧,但我们却不约而同陶醉于这样的情调。一个星期的同一个屋檐下,我们话起家常来却好像认识了几个世纪。

我没有理由留下他,他到底属于高楼林立的地方。并不是人人都是陶渊明,需要归隐。而顾怜生闪着熠熠的风华,需要走向世界。于是,我把那份情意融入那清浅的酒杯中,一杯一杯咽进肚子里。

“我说怜生,有缘我们会再见的。”我醉意微醺。

“云想,我会想念你的。”借着酒意,他握着我的手柔情四溢。

>>>>北上柳云想。

我要找他,我必须找他,他是唯一开启我心锁的人,错过了便会抱憾终身。

我决意北上,一刻也不能停留。

终于在媒体广告上看见了主题为“前世梦”的画展,作者正是水墨画界当红小生顾怜生。

我走进画展厅,看见了名为“前世梦”的画,我的心差点从惊讶的口中迸出,青石板路,小桥流水,杨柳依依,回眸一笑的油纸伞姑娘……竟然和我梦里出现的场景一模一样,这怎么会?

在咖啡厅,顾怜生对我还带着几分客套地说:真有幸,你能来看我的画展。

我莞尔一笑:“你那副前世梦是从哪里来的灵感?”

“正如名字取的一样,是个梦,我怀疑是前世。”顾怜生带着一点玩笑的口吻。

“别开玩笑,我也做这个的梦,而且不停不停的梦见。”我身子前倾,一脸认真。

“前世,真的有前世?”顾怜生也睁大了双眼,他一把抓住了我放在桌上的手,顿时一股别致的寒意袭便全身,那一刻,我知道顾怜生于我的爱,我无处可逃。

>>>>诀别顾怜生。

“对不起,云想,我不能丢下凌微不管,她生病了,她需要我。”顾怜生低头顾影说道,眼神里满是哀怨。

“那我呢?你走了我怎么办?”我淌着泪,死死拽住他的衣袖。

“云想,你是个好女孩,你会找到你真正的幸福的。”他边说边挣脱我的手。

“好,顾怜生,我会让你后悔的!”我说得决绝愤恨。

我不曾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苏凌微是和顾怜生一起长大的女孩,当时大人们都夸他俩青梅竹马,天生一对。苏凌微一直深爱着顾怜生,而顾怜生一直当她是谁妹妹。如今,他们以苏凌微的先天性心脏病发作了为理由,他们用最残忍的借口逼顾怜生娶她,他没法拒绝。我不由得想起那句玩笑话,顾怜生情,固然如此。我的泪已决堤,心如死灰。也许我这样的女子对爱就凛冽得如同飞蛾扑火,义无反顾没有回旋的余地。

顾怜生,你辜负了我,像一句怨念在心里徘徊久久。

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风吹动窗前的白纱帘,在顾怜生的画室内,我用他素描的钢笔刺破了我的喉咙,鲜血如同涓涓的小溪水源源流出,像极了周庄的流水。我带着惨白的笑,我知道我用永远和顾怜生道别,我要他内疚一辈子。

>>>>前世的梦境。

顾怜生抱起摊在地上的我,眼泪一颗一颗滴落在我的脸颊。

恍然间,我看见了一个遥远的梦境:

柳云想和顾怜生是一对恩爱的情侣,可是云想的父亲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介穷书生顾怜生?但是云想对怜生已经芳心暗许,今生非顾怜生不嫁。于是顾怜生决定上京考取功名,功成名就后就回来迎娶云想。

就在柳云想等待顾怜生的期间,父亲却暗中把她许配给了当地一位富商的儿子,他是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对云想一心一意?怎么可能对云想好?

那天家奴来报说,顾怜生已经考取了功名,正迎娶苏府千金凌微为妻。

柳云想怎么也不可能相信,可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她有何反抗的资格和余地?

“顾怜生,你辜负了我。”柳云想喃喃道。婚嫁的那个晚上,柳云想一袭喜庆的红嫁衣,姣好的妆容却带着冰冷的笑。她的心在疼,一直在疼,如百蚁嚼噬。她取下头上的发着冷光的金色发簪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左心房,然后跳入了村口的那口枯井。由于怨念太深,她在跳入枯井的那一瞬间,她诅咒自己和顾怜生永远相爱但不能在一起,并辗转500个轮回。枯井里一对金色的鲤鱼,它们噬血而生。它们守护着柳云想的怨念,万劫不复的轮回。夜间幽幽的蓝光是柳云想盈盈的泪。

现实的顾怜生抱着满身是血的我泣不成声:可是云想你可知道,在我的梦境里,你的父亲拿你的生命来威胁我娶苏凌微,我在前世里由于心惦念着你,亏欠了一直温柔贤淑苏凌微,而注定我今生必须给予她回报。

我才知道,我们彼此那个石拱桥上用三天的时间走完了前世,我的血和他的泪复苏了前世。

>>>>尾声。

我懊悔不已,一切都已不能挽回。

“怜生,你会原谅我么?”我喘着虚弱的一口气问道。

“傻瓜,没有什么原不原谅,前世今生注定的,我要陪你走完这艰苦的500个轮回。”

……

寄语:

今天老师上课说到《百年孤独》,她说在反复阅读中终于得到一个结论:人的孤独是反复循环的。这在某一种程度上推翻了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说法。我突然想到了这个故事,也许没有咒怨,也许500个轮回,也会因为人类的自身规律循环反复同一个悲剧。

好文章网是最好的文章在线阅读网站,集爱情、哲理、杂文、励志、语录、谜语、笑话等各种文体文章为一体的精品美文阅读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wweeb.com/show-10-2687-1.html

请点击图标分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0
继续浏览有关: 顾怜生 周庄 梦境 的文章
好文章网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