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恋爱 > 正文

仟陌红尘,谁与我共舞青春

2017-04-21 18:40:23好文章网-最好的文章阅读网

二十二个中国式情人节;

二十二个三百六十五天;

二十二个春夏秋冬的四季轮回;

二十二个自知冷暖的白天黑夜;

远方的山峦雾气迷漫,站在路中央眺望远方的梯形田,金黄色的田垠,如此有序而漂亮地连惯在一起,上面长满了一排排绿色的桩稼在微风下轻轻跃动着。一排排红墙砖瓦的楼房在雾里若隐若现。天如玻璃一样透明的蓝色,晴空万里飘着朵朵白云,偶尔会有飞鸟从头顶略过,带着欢快的鸣声。闭上眼睛,张开双臂,轻轻地踮起脚尖,深呼吸,深呼吸这乡下的清甜空气,贪婪的吮吸着许久都不曾拥有的芬芳心情,阳光照在身上,温暖地想要给大地一个拥抱。

微风轻抚向我的脸,才发现,原来春天已经悄悄地走进了自己的身边,对半空中的太阳大大的微笑,仿佛在那花开的瞬间依然能够感觉到幸福在身边。执拗的我仍固执的认为,属于我的幸福,总有一天我会拼命地抓住。就像,明明不喜欢冬天,却在下雪天写下唯美的诗篇,好像这样我便真的就不再感觉到寒冷,我就真的爱上了冬天,直到春来临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的我是多么的幼稚可怜。

,属于我的新的年度。

浅浅说,我从现在开始要存钱,说不定明年我就要嫁人了,我得存好足够的嫁妆,不能再乱花钱了。我疑惑地打了个大大地问号,怎么?有男朋友了?Q上马上蹦出浅浅大笑的表情,还没有呢!二十二了,不小了,这些也是说不定的事。说不定我明年就结婚了,说不定后年我就会当孩子他妈了。

看着浅浅打过来的字,怔在那里,二十二了,应该存嫁妆了!再过二年就是大龄青年了,再过过二年就已经成老姑娘了,嫁不出去了,自以为还是个孩子,无忧无虑地还活在父母亲的臂膀下自由成长,原来已经长大,已经要面临着结婚等系列大人们才会做的事情,在不经意间已经进入了大人的行列,已经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迫切地渴望着过年,不会再吵着嚷着让妈妈买一件心仪已久的玩具,不能在难过的时候大声地哭,不能在人多的场合嘻嘻哈哈,不能再唧唧喳喳地讲话,不能再像孩子一样的下田抓虾,太多太多的不会,太多太多的不能。

一直分不清芹菜和懒菜是不是同一种菜,一直不知道番茄倒底是茄子还是西红柿,就这样糊里糊涂,没心没肺地度过了二十二个年头。

渐渐地,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休止地讨厌父母亲相亲的安排,不会再认为相亲只是剩男剩女们和劣质男和劣质女们的专利,渐渐认为相亲其实是一种很好的交友方式,只是用一种另类的方式来认识生活在周围你并不曾说过话的朋友。

仍然记得,第一次被父母亲‘强行’安排见面时的我,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对方是合工大毕业的,爆炸研究人员,国企,待遇工资都很不错,又是母亲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给介绍的,于是母亲便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与对方约好时间,地点,让我去赴约,我大大咧咧地穿着毛茸茸的大拖鞋扎着向阳辫,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嘴里还哼着跑了八百里调子的歌,一百个不情愿地走进约好见面的公园。西装领带,一个成熟的职业男性印入眼前,白白的皮肤,高高的个子,第一眼印像还不错,于是便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这时想起来,那时的我真的很邋遢,居然那样子就去相亲了。

晚上我好奇地问他,你为什么叫胡(HU)胡长(HUZHANG),他长长地笑了很久,说,你搞错了,我不叫胡胡长,而叫胡XX,还胡长(HUZHANG)呢!你太幽默了,我实在是太佩服你了。第二天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在坐在家里等我,一进门,便告诉我,她已经拒绝了胡XX了,她不会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他,因为他的工作地在云南,母亲不愿意让他把我带到云南去。她舍不得我,于是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年轻气盛的我总觉的我可以遇到更好的,于是一天一天地晃悠着,还是一天一天地排斥着相亲两个字在心里的意义。觉得自己的人生字典里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现这两个字,直到一次的感情失败,再次的感情还是以失败而告终,我的峰芒已经被磨的没有棱角,不想再爱,亦不敢再爱,怕再次受到伤害,自己的性格自己最了解,认定一个人很难,除非他真的非常优秀,感情专一,但一旦被我认定,那将会是无怨无悔地真心付出。只是,没有人能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尽情地独舞,用嘴角向上的弧度证明我很快乐。

于是在心情的最低谷我接受了第二次相亲,这次的心态很好,很健康,为此我还特地穿上我平时最喜欢的衣裳。是父亲的BOSS安排的,对方的父亲是某公司的经理,母亲是开店的。用父亲的话说,孩子长的白白净净的,帅气,老实又能干,会是个好丈夫,父母亲通情达礼,也会是个好亲家。于是我乐颠颠地就直奔地点,希望这次可以满载而归。

见到他的时候,有点失望,因为并不像父亲口中描述的那样。从他的姿态与说话的口气听到到有种奇怪的感觉,让人不舒服。他不善言辞,很多时候,我们是以看周围的风景度过的,我刻意地找话题,上海的世博会到春晚,再到彼此的兴趣,再到本城市近期与未来的发展,甚至谈到我并不大了解的政治问题,我想谈男人应该都应该了解一点的政治问题可能不会冷场吧!我不知道的地方可以听他说。结果他不是嗯,就是啊,或者哦,最后听到他说没有任何兴趣,我才彻底无语。

等到他再发信息给我的时候,我一个也没有回,一个不回,十个不回,因为除了问吃饭了没有,就是问上班了没有,实在没有回信息的必要,接着便再没有消息。父亲很是希望我与他在一起,我总是以没有共同语言而次次拒绝。因为一想到要与这样一个人共度一生,想想便后怕。

以后的路还长,我并不希望我的一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交出去。

大年初三去给姨父拜年,本不想去,想在家安静地看电视,无奈母亲硬要让我与她同去,最后抵不过我母亲,便一同前往。与杨阳的相遇就是在姨父家,他二十一岁,比我还小一岁,见过我之后便想与我在一起并答应以后住在我家里,母亲很想让我在家里招个女婿过一辈子,便苦苦劝我先与他相处一段时间再说,我大笑着说不可能,低于23岁的人我是想不会考虑的,二十一岁的男孩子,懂什么?知道什么叫爱情,什么叫友情,什么叫亲情吗?在我拒绝杨阳之后,他便亲热地叫着我姐姐,说要做我一辈子的知心朋友,我只得摇着头说好。他就是个小孩子,如假包换,地地道道地小孩子一个。

时光如剑,轻轻地走过我们的身边,却一点都没有察觉。

岁月如梭,根根青丝悄悄爬过眼前,证明走过便不回来。

惆怅洒满来时路,无奈声声叹息,抬首对月轻许愿,欲语还休泪先流,叹只叹仟陌红尘,谁与我共舞青春。

好文章网是最好的文章在线阅读网站,集爱情、哲理、杂文、励志、语录、谜语、笑话等各种文体文章为一体的精品美文阅读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wweeb.com/show-10-2265-1.html

请点击图标分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0
继续浏览有关: 母亲 杨阳 父母亲 的文章
好文章网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