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恋爱 > 正文

我YY出轨将丈夫错当成情人

2017-04-21 18:32:16好文章网-最好的文章阅读网

隐约感觉有潮声,细细的海潮轻轻拍打远处岸边。海边黄昏,椰影憧憬。沙滩无人,无人的平沙上,醉红的落日余晖伴着她和贝克汉姆。他们喘息着、缱绻着。她微合双眼,陶醉在贝克汉姆的爱抚中,任他粗壮的臂膀环抱她,任他的手指轻柔滑过她被沙粒微微刺疼的裸背……

突然,电话铃响,一连响了数十声,丈夫百般不情愿地从她身上抽离,去接那恼人的电话。丈夫离身,她一下子从激越的巅峰坠入寒冰谷底,什么南海沙滩,什么海潮椰影,什么贝克汉姆,她透过幻想为自己建构的激情场景,霎时消失无踪,刚才她还努力模仿电影里的那个风骚舞娘,和亲爱的小贝缠绵。可现在,“游戏”结束了,无论如何都很难再挑起浪漫的。

所以她才为自己安排这样秘密的游戏。有一次,她让偶像明星贝克汉姆的形影进驻丈夫的身体,那次体验,让她获得很久不曾得到的满足,丈夫也为她的激情表现感动不已。

然而,事后她却充满出轨的愧疚,她谴责自己这样无异“意淫”,即使丈夫毫不知情,但实质已涉不忠,而她是不愿行事背离道德的人。于是,她暗中设法对丈夫补偿自己的这桩“罪过”,她努力表现得细致与体贴,丈夫则喜滋滋地享有她的美意却浑然不明所以。

丈夫也不是不好,她细细思量过,丈夫的“问题”只在他不甚懂情趣,按部就班的做事原则被他带到床上,便让应该有趣的事变成嚼蜡般枯燥。而她的“秘戏”如果能够消融蜡质,让房事变得鲜活有趣,那么对他们的婚姻岂不是功德,又何“罪过”之有?她在经过一番思辨之后,将幻想合理化;这一年来,她更将之多样化,精致化,她甚至还把丈夫幻想成其他的 男人 ,都能达到意想不到的甜蜜;可是这种一再依赖的结果是,竟然深深沉溺其中,几乎忘了丈夫真正的样貌。

丈夫终于讲完电话了,然后又晃着肥肥的身子兴冲冲地爬到她身上来了,全然没有发现她的变化,类似这种亲热时接电话的事情说了他很多次,但都没有改变过,这让她很扫兴,她就像被水泼熄的一炉火,一时之间无论如何是燃不起来了。

丈夫的唇凑过来,她伸手轻轻把他挡回去。“我想睡了!”她慵懒地说。被中断的游戏,她宁肯到梦中去延续。

做了十年夫妻,胡蝶有时候不免暗自慨叹:简直是穿了十年尺码不对的鞋子。不管谁是脚谁是鞋,总之,日子是在皮破、涂药、结疤、又复破皮的循环中度过的。可是,如此不尽如人意的老公,胡蝶始终没有过离弃的念头,尽管当年那个自己深爱的 男人 还在等她回头,她始终坚定自己的位置。

结婚 容易 离婚 难,其实,跟谁 结婚 都一个样,何必换来换去,胡蝶曾经这样认为。

婚前,胡蝶有很多的追求者,自己也有个热恋的人,两个人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因为 男友 的一次酒后乱性而毁掉了那段姻缘。

那是18年前,胡蝶刚参加工作,深爱着初恋 情人 洪磊,洪磊比胡蝶大8岁,那时已经是一名特训培养的年轻警官了。他的父亲时任公安局长,母亲也是某处领导。胡蝶也是洪磊的第一个女 朋友 ,彼此非常珍惜,即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胡蝶的思想还是放不开,除了跟洪磊拥抱接吻的亲昵之外,无论洪磊如何甜言蜜语性起难耐,胡蝶一直守护着最后一道防线,坚持要把处女之身留在新婚之夜。

就在两家人商谈好 结婚 日子的头三个月,洪磊受到公安系统嘉奖,大家为了祝贺,当晚把洪磊灌醉了。

胡蝶第二天大清早去洪磊单身宿舍送解酒汤的时候,却意外看到难堪的一幕。

洪磊的单身床上,挤着一男一女两个赤裸的人。洪磊还在沉睡,那个陌生 女人 听到胡蝶开门的声音先醒过来了,但是,她的赤身裸体样子让胡蝶看得清清楚楚。

眼前的一切让胡蝶恶心透顶,一阵晕眩,她瞬间的反应就是夺门而逃。

洪磊衣衫不整地追了出来。

“小蝶,你听我说,昨晚我喝醉了,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兰姐怎么会睡在我的身边啊?”

看着洪磊因为喝酒而充满血丝的眼睛,那一刻,胡蝶充满了仇恨,她不等红磊解释,抬手一巴掌扇到了他脸上,哭着转身跑开了。

30岁的兰姐曾是公安系统的警花,老公出了车祸,单身几年未嫁。事后兰姐主动找到了胡蝶,跪求她原谅他们两个,说大家都是在醉酒的情况之下失去行为意识的,希望胡蝶不要张扬此事。

洪磊的处男之身给了这样一个 女人 ,是胡蝶十分计较的,也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胡蝶做出了分手的决定。为了此事,一向高傲的洪妈妈放低了架子,亲自替儿子上门道歉,她知道儿子太爱胡蝶了,为了心爱的独生儿子,她什么要求都愿意答应胡蝶。

胡蝶听不进包括家人父母的任何劝说,只要一看到洪磊,她就会想起那一幕,像是受到刺激一般的浑身哆嗦,抽搐,这种伤痛让她过了一段惊悚的日子。她害怕,她要极力摆脱头上这块雾霾。

胡蝶说,一切无法改变,也不可饶恕。

为了尽快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她赌气嫁给了工人师傅吴卫,一晃过了十七年,她为这个老实巴交的 男人 生了一儿一女。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但是,在这个家,吴卫把胡蝶当作是女神,左邻右舍的人都说吴卫这家伙烧了高香,老天赐给他这么好的一个媳妇。胡蝶说不出对家里这个 男人 是喜还是爱,虽然他没有多大的出息,可是想想,这种 男人 安分守己,一辈子都会守着自己,不会让自己担惊受怕,也倒把心放到肚子里了。

唯一让胡蝶有些失落的是,日子过得久了,越发觉得这个 男人 不解风情不说,连一点情趣都没有。 生活 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一点波澜。

男人 没有错,胡蝶没有错,只是,婚姻有些不合时宜,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随着孩子的长大,胡蝶渐渐油然而生了这些哀怨,自从洪磊再次闯入胡蝶的 生活 之后,哀怨就越发变得明显起来。

当初胡蝶一气之下嫁人生子,洪磊还信誓旦旦来找过胡蝶,为了躲避洪磊的纠缠,她跟着 男人 来了南方做生意,一走就是十来年。

这十年期间,物是人非,但洪磊仍然爱着胡蝶倒是真的。洪磊在胡蝶 结婚 一年之后,无奈之下娶了那个兰姐。现在的洪磊当上了刑侦局长,兰姐

也做了某分局科长,但是派头和脾气压过洪磊。可惜的是, 女人 一直不育,加上两人一直 感情 不和,彼此又都为了政治利益貌合神离地在一起。

一次偶然的机会,胡蝶回老家过年,两家从此又有了往来。先是洪妈妈上门拜访,旧事重提,唏嘘眼前家事,不禁老泪纵横。洪妈妈对胡蝶的喜爱溢于言表,一直追问胡蝶的婚姻是否幸福。

一切都是命运安排,胡蝶不再怨对往事,她对眼前的这个老人还是毕恭毕敬,但老人请求让洪磊认胡蝶儿子为干儿子的心愿她无力满足。

洪磊从心底里对初恋 情人 胡蝶念念不忘,不幸的婚姻让他更加觉得,唯有不曾得到的胡蝶才是天下最好的 女人 。再次见到胡蝶的洪磊欲言不止,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不敢透露自己的那份深情,只要胡蝶不拒绝他靠近她就已经足够,他甚至连一点玩笑话都不敢说出口,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跟胡蝶往来的这种机会,他害怕自己的热情再次伤害到胡蝶。

但胡蝶已经感觉到洪磊心里那份灼人的激情。如果胡蝶稍微放纵自己,那么有可能就给了洪磊进攻的机会,洪磊一直在等,在等胡蝶的婚姻出现什么差错和漏洞,那么他就可以乘虚而入。现在的洪磊已经有了成熟 男人 的沉稳和霸气,这些都让胡蝶看在眼里。

因为不在同一城市,平时他们信息往来,只要洪磊在工作郁闷或者家里有烦心事的时候,他才会给胡蝶打电话说说,那种感觉就像跟亲人聊天一般轻松。

洪妈妈逢年过节都要坐两个小时的车到胡蝶娘家拜访,有时候还邀请胡蝶带着孩子去他们家走动。两个老人退居二线,膝下无欢,日子很是落寞,他们对胡蝶的儿子宠爱有加。

有一次,洪妈妈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对胡蝶说:“这一枚戒指就是当年买给你的,现在物归原主。” 胡蝶当即婉言谢绝。

要说胡蝶心如止水,似乎有些违背良心,毕竟,洪磊是自己第一次付出真情的 男人 ,忘掉他似乎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两年前,胡蝶放弃生意回家陪儿子高考,儿子上了大学离开家,她才有了闲暇 时间 用来叹息和发呆。她这才发现这十几年来,她的婚姻平和得没有一丝涟漪,心中唯一的情动早已因为 生活 的琐碎而失去了当年的温度。

突然在某一天,她翻出了当年她跟洪磊合影的黑白照片,那一片褪色的黄让她不由得伤感起来,如果还有爱,那就是照片上的这个 男人 ,如果当年没有情感意外,枕边人是洪磊,她的 生活 又会是怎样的呢?

胡蝶的脑子里突然有了这个闪念,她不禁有些脸发烫。就在胡蝶徐娘半老叹息岁月的时候,洪磊又闯入了她的 生活 ,把她紧闭多年的心房忽地撬开了一条缝,慢慢开始乍泄春光。

有一次,洪磊给胡蝶电话,她能感到电话那头的他情绪很低落,在胡蝶关切地追问下,洪磊说出了真相: 妻子 私下有了相好的 男人 。

这倒没什么,因为洪磊根本不爱那个 女人 。让他痛苦不堪的是,这样的婚姻还要维持下去,他是如此无可奈何。同床共枕的两个人,却是各怀心事,还要碍于政治利益难以解除。一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洪磊的心里就有一份拥堵和心酸。

洪磊来找胡蝶了,在洪磊住的酒店里,他终于掩饰不住痛苦,当着胡蝶的面流泪了,像个孩子一样委屈。胡蝶的心像是被蜇了一下,很痛的感觉。

她走过去安慰洪磊,坐在床上的洪磊一下子搂着胡蝶,把头扎进胡蝶的怀里痛哭起来。胡蝶也哭了,那种滋味很复杂,说不清道不明。

就在那一晚,他们有了肌肤之爱,她第一次体验到作为 女人 在床笫之间的震撼。那一刻胡蝶特别想喊叫,他们两个人都压抑不住自己的酣畅,任由激情放纵了一次。

但事后,胡蝶心里油生出一种悔恨来。做贼的心虚让她加倍地想对吴卫好,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回味那晚的甜蜜。她活在矛盾中不能自拔,但是面对孩子时,她发誓要改邪归正,不能成为让人唾骂的坏 女人 。

她强制自己中断了跟洪磊的联系,以为 生活 就会再次平静下来。

吴卫是个粗人,他根本觉察不到 妻子 为何日益憔悴为何郁郁寡欢。这是胡蝶最痛恨的,但同时也是她最幸运的。为了保全这个家,胡蝶煞费心机,不断调试自己的情绪,可往往事倍功半。

不长进就是不长进, 男人 的某些德性是骨子里的,根深蒂固, 女人 有时候根本别想改变他们,跟吴卫每一次亲热,都让胡蝶沮丧不止,发誓宁缺毋滥,再也不想这个 男人 碰自己。

这个时候,洪磊被派往国外国际刑警集训,可能要走一年半载。这对胡蝶来说是一次让他们冷静的机会。

洪磊走后一个月,胡蝶接到洪爸爸病重的通知。在病榻前,洪爸爸握着胡蝶的手问:“孩子啊,你真的过得幸福吗?” 胡蝶含着眼泪点点头。老人说:“那就好,那就好。”

胡蝶的心像刀割一般难受,她知道老人是多么希望胡蝶能成为洪家的媳妇,可是,胡蝶却痛恨自己做不到,只能眼睁睁让老人留下遗憾了。

为了让洪磊安心集训,老人的病情没有让洪磊知道。洪磊还像往常一样,只要有 时间 就给胡蝶来电话。

胡蝶的心里一直在挣扎,一边儿是道德,一边儿是欲海,究竟该如何抉择,胡蝶心里没有谱,她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街头。

好文章网是最好的文章在线阅读网站,集爱情、哲理、杂文、励志、语录、谜语、笑话等各种文体文章为一体的精品美文阅读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wweeb.com/show-10-1753-1.html

请点击图标分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0
继续浏览有关: 胡蝶 洪磊 男人 的文章
好文章网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