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恋爱 > 正文

避孕 我的身体不是实验田

2017-04-21 18:31:46好文章网-最好的文章阅读网

导语:做 女人 就是受罪多,危险多。每个月如果到了日子还不“见红”,心里就开始七上八下的,吃不安稳,睡不踏实。

从小到大,月月“老 朋友 ”如期而至,还常常提前两三天,只有两次“迟到”:第一次是我刚参加工作那个月,因为是新人,精神极度紧张;第二次是2005年10月,有“情况”了。

“情况”来得太突然。我本来以为跟第一次一样,是疲劳所致,可过了四天还没动静,就去买了两条试纸。头天晚上显示出两道杠,心里咯噔一下子,可还抱有一丝幻想,因为听人说早上测试比较准。第二天早上又试了一遍,还是两道杠。完了,没跑了。我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立刻决定不能要。我和老公 结婚 一年多,自己的房子还不知在哪儿盖着呢,再说工作就够累的了,再弄个小累赘,还不得把我累死?老公支持我的意见。

去医院做B超,拿着“超”出来的“地形图”,大夫问:“应该哪天来月经呀?”掐指一算“ 时间 还来得及,你吃药吧,痛苦小一点。”然后到计划生育室。大夫发给我两片药,说这周六、周日各吃一片,按说明书上写的做就行。约定下个星期一到医院吃第三片药。

周末在恐慌中来临。小时候生病多,我练就了既不怕打针也不怵吃药的本领,可面对手里那两粒白色的小药片,我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症状:会不会大出血?我会不会死7得有多疼?老妈那一辈没吃过这药,周围人也没有经验,我问谁去呢?医生都说没事没事,对她们来讲当然没事,她们连死人都不怕,还怕一个小媳妇流点血吗?可我从小就晕血呀!老公见我发呆,他还着急了:“快吃了吧!”就吃了。有那么一秒钟,我对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产生了一丝歉意。那一瞬间,我心里可能流动着一种叫做母性的东西,我能感觉到那东西非常温柔。

自从咽下第一片药,我就开始恶心,老想吐可又什么都吐不出来。公公好心让我先补一补,炖了一大锅鸡汤。我看见难受得直想哭,但是怎么能辜负老人的好心呢?拿出大无畏的勇气喝两口吧。晚上,公公做了大棒骨,吓得我周日非闹着要回娘家。因为我想吃两口我妈给我煮的挂面。稀里呼噜一碗清汤挂面下肚,老公觉得委屈了:“我以为你回家能吃什么呢,就是挂面和饺子呀?真是有福不会享。”我有点急了:“我恶心,就想吃清淡的。你想吃肉,回你们家吃去。”那两天,除了那碗挂面和几个饺子,我几乎就没再吃别的东西,饿得我腿都软了。

恐怖的星期一终于到了。那个秋天的早晨有点凉,刮着风,我穿着厚厚的毛衣,头上裹着大围巾,捂着风衣,打扮得像换鸡蛋的农村妇女,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被老公牵着手去了医院。计划生育室真热闹,十几个来吃药的。大夫把药发到我们手里,看着我们一个一个地把药吞了下去。

注意事项还没讲完,我就第一个有反应了:肚子疼,疼得我龇牙咧嘴。大夫好心,让我到手术床上躺一会儿,然后我就听不清大夫说什么了,好像是说疼也得忍着,要到花园里走一走、跑一跑、跳一跳,这样容易“有成绩”,否则可能会有比较顽固的小胚胎,死活粘着不下来。大夫扶着我走出门,跟老公说:“你带她找地方活动活动。”我可能一辈子都没表情那么难看过,穿过门诊走廊时,听见一男的在背后说:“女的就是受罪。”这是我一生中听到过的最绅士的一句话了。

我除了疼什么都不知道。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努力在笑,但一定比哭难看。老公不知所措地坐在我旁边,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要是实在疼,那你就哭吧!”可我哪儿有劲哭啊!肚子里的疼一阵接一阵的,像是有个大棒子在里面瞎搅和。我这才明白,刚吃完药那会的疼就不叫疼,痛经的疼更是小儿科。

现在我已经想不起那种感觉,我只记得当时我想到了几个词:翻江倒海、撕心裂肺、火山爆发、洪水奔流、天崩地裂。我还记得跟老公说,你让我死了吧,死了我就不疼了。老公八成吓傻了,从包里拿出一本《鹿鼎记》,一页一页地翻着,我估计他是什么也没看下去。见我疼得直咬围巾,老公把一根手指头塞进我嘴里,“你咬我吧。”一会儿,老公的手指头上就有了一排深深的牙印,再一会儿,就泛出红色来了,可他一声也不吭,继续翻他的《鹿鼎记》。

我松开嘴,运足了力气恨恨地说了一句:“我跟你 离婚 !”我是真想跟他 离婚 哪!周围的大姐们听见,忙跑过来劝我:“你这是干什么?多大的事呀就把 离婚 挂嘴边上。再说这事你也有责任,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想跟她们理论,可一阵疼痛过来,我再也说不出话,只觉得眼泪流到了腮帮子上。

几个小时过去,已经是中午了,我就这么疼啊疼,大姐们说:“你去上趟厕所吧,看看下来没有。”她们给我拿了一次性塑料杯。我使了半天劲,没任何不认识的东西出来。一个大姐往计划生育室打了电话,那边说除我之外,别人都拿着“成果”验明“正身”过了。一个性急的大姐说:“去,出去跑两圈,不然你白疼!”我眼泪汪汪地说:“我要回家,我找我妈去。”计划生育室的大夫说,按规定,打不下来是不准离开医院的,托了熟人,就特批我回家吃午饭,吃完再回来。好心的大姐们劝我,也许吃完饭就下来了。

回到家,我妈给我煮好了鸡蛋挂面,吃到一半,我说想上厕所,我妈拿出多年不用的精致小痰盂,说:“说不定就下来了呢。”果然,里面有一堆我从没见过的东西——乌啦,总算修成正果了。下午给计划生育室打电话,大夫说一定要我把“东西”拿过去给她看,并且一定要我本人去。去就去吧,心情不同,我也不计较什么。大夫“审查”过后,给我开了补血的药,让我好好休息,不要受风。同事大姐们还告诉我不要摸凉的东西,连门把手都不要碰。从此,我两个月没洗碗,也没洗过衣服。

熟悉好莱坞电影的人都知道,坏人是从不一下就死的,总是你以为他死了,刚要松口气,他又从缺胳膊断腿的死人堆里爬出来,冲你开枪或是掐你脖子。我的药流居然也是这样。

我以为再流两天血就没事了,可是一流就两个月没完没了。不多,每天都有一小块。深褐色的。又去医院。B超室的大夫说从“特写”上看已经完全干净了,什么都没有,只是子宫壁有点厚:计划生育室则说,出血表明“革命”尚未彻底,需再动一次刀。说着“哗啦”一声抖出那些冷冰冰的器械,吓得我说:“再等两天吧!”那“哗啦”一声让我下了决心既不动刀,也不再吃药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大不了是个死,总比吓死、疼死强。我照常上班,照常工作,有一天,在一个商场的洗手间,我发现内裤上多了一片蜂窝状的东西。从此天下太平。只是留下了一个毛病:一变天就腰疼。

自从受了这次罪,我跟老公说定:安全措施一定要到位,比美国国家安全局还要到位;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他妈真跟你离”。 离婚 的话只是气头上说的,如果当时我留下那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如今他(她)也该两岁,会叫妈妈了。年近三十,我忽然变得非常 喜欢 孩子,卖菜的农民的孩子我都 喜欢 ,拖着鼻涕的我都不烦,不知道是不是年龄使然。可是,每次想起吃药的经历,我又很恐惧。面对老人们有一搭无一搭关于孩子的聊天,我茫然不知所措。

点评:

两口子过日子,说白了不也就那点子事。可你还真别小瞧喽!就拿这避孕来说吧,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可还是保不准什么时候有漏网之“鱼”,一颗“流弹”就把你给袭击了!于是乎,又是药流又是刮宫,还得请假休养。所以,“安全生产”最重要!避孕工作必须作为家庭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基本“国策”来施行。

为了抓好避孕工作,工作组是必须成立的,成员当然是你们小两口。工作组要紧密地团结在以 妻子 为核心的家中央周围,负责监督生产。对于丈夫借口没买套、买套不合格、偷懒不带套、戴套不规范、不妥善保管安全套的行为要严厉查处,对“施工”过程中的违规操作,如半途扔弃安全套、为了要BABY在安全套前端扎孔等行为要坚决制止,严惩不贷。

要想人流做得少,避孕工作要抓好。要想老婆不受罪,安全套套枕边备。

好文章网是最好的文章在线阅读网站,集爱情、哲理、杂文、励志、语录、谜语、笑话等各种文体文章为一体的精品美文阅读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wweeb.com/show-10-1723-1.html

请点击图标分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0
继续浏览有关: 大夫 老公 挂面 的文章
好文章网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