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恋爱 > 正文

当“完美男友”变成鸡肋

2017-04-21 18:25:12好文章网-最好的文章阅读网

我从没敢公开这段恋情

先说说我的那个“秘密 男友 ”。

我和亚默是通过网络认识的,那是2001年的春末,我人生中一段格外灰暗的日子——当时正临近大学毕业,上课早已是走走形式而已,可是工作却迟迟不见着落,于是,我一度变得相当悲观与落寞。

就在这时候,亚默的出现恰到好处地填补了我心中的那份空虚。亚默并不优秀,他是个回沪知青子女,高中毕业后便进了家毫无名气的私企,好几年下来仍干着跑腿打杂的差事。但是自从我俩“见光”后,亚默对我可谓百分百地体贴与呵护——当时的我正无比渴望别人的赞赏和宠爱,而他的举动,正满足了我内心深处的那份“虚荣”。在不知不觉中,我与亚默越走越近。

但是,与亚默的交往始终是个秘密,无论在父母还是 朋友 面前,我从没敢公开这段恋情——亚默太普通了,我肯定能找到比他更好的,我坚信这点!因此在与亚默 恋爱 的同时,我依然在网上寻找着自己的未来。

(“女孩子总是这样的,觉得自己才刚毕业,那么早定下来也太……亏了。”说到这里,左颂的语调突然低了下去,拖了个长长的音,才迟疑地说出一个“亏”字。但只是那么一小会儿,左颂立刻又左顾右盼地高兴起来。)

我必须立刻做出选择

没多久,果然有个比亚默更优秀的 男人 通过网络展现在我面前,他,就是阿田。

阿田写给我的信洋洋洒洒、才华横溢,这让我无比心动,于是很快答应跟他见面。我俩真的开始“ 恋爱 ”了。阿田是做汽车销售的,工作很忙,刚认识的整整一年里他几乎都在外地。所以我俩大多在网上聊天,周末通个电话,偶尔才有机会碰面。

这种“ 恋爱 ”的感觉很奇怪,尽管我们在MSN里热络地互称“老公”、“ 老婆 ”,可一旦真的见面,立刻又会变得很陌生;与此同时,我和亚默的 感情 却有很大的进展,我们几乎感觉到已离不开彼此了。

那时的我是“分裂”的,一会儿觉得自己很爱网络里的阿田,可一会儿又对身边的亚默恋恋不舍。于是,我的脾气开始变得非常古怪,动不动就冲亚默发火,动不动就说要分手;可每次吵架后我都后悔不已,泪流满面地主动向亚默道歉……

就这么折腾到2002年冬天,有天阿田突然无比兴奋地告诉我,他马上就要调回上海工作了。我当然明白,阿田是为了我才向公司提出申请的,可这么一来,就意味着我必须立刻在亚默和阿田之间做出选择。

要做这个决定很困难,我知道自己与亚默之间已经很难割舍,可是理智却告诉我,阿田是那么优秀,各方面都比亚默强得多——直到阿田回上海前一天晚上,我才给亚默发了条短消息:“我们做普通 朋友 好吗?”

亚默没有任何回音,也再没来找过我。于是,我和阿田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开始了现实中的 恋爱 ……

我找了个理由逃回上海

或许心存愧疚,从那以后,我一直都默默地关注着亚默的情况。亚默又有了新的女 朋友 ,亚默快要 结婚 了——每回得知这样的消息,我的心里总是好一阵泛酸。

所幸与阿田的交往大大冲淡了酸意,我们的恋情渐渐公开,周围人果然都对阿田赞赏有加——阿田的收入挺高,加上嘴特别甜,从我的爸妈到 朋友 都特别 喜欢 他。惟一令我紧张的是,阿田似乎很有女孩缘,而每次我不经意拿起他的手机,阿田都会很紧张地夺回去。

尽管如此,我俩的关系还是日渐稳定下来。阿田对我相当不错,今年年初,爸妈开始催促我俩 结婚 ,于是,阿田决定带我回家乡见见未来公婆。

阿田的家远在安徽偏僻的农村,虽然他父母看起来相当客气,但那里生活条件……我真是一天都呆不下去。我找了个理由想要尽快逃回上海,谁知阿田却说什么也不肯陪我回来。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我独自回上海以后,阿田立刻遭到家里的一片“唾骂”!

(“我,反正我是真的没法适应那里的生活,无论吃喝拉撒,都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识过的!”左颂有些着急,脸涨得通红,她只是反复说自己不“适应”,就再不肯详述了。“我当时的表现的确是差了点,阿田也挺气愤的,可是我……”)

我的道歉,他们听不进去

从那以后,我俩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

我的父母依旧催促我俩赶快 结婚 ,他家里却是坚决反对,而我的表现又让他失望透顶——为了逃避所有这些,阿田不久便主动申请去昆明分公司工作半年。这次他做得很“绝”,断了所有联系方式,让我根本无从找他。

那段日子真的很难熬,白天我强颜欢笑,装作满不在乎地向父母和所有 朋友 宣布,是我主动要与阿田分手的;可一到晚上,我便会整夜整夜地对着电脑流眼泪。

我往他安徽父母家打电话,在电话里,我很诚恳地向他们道歉,乞求他们的原谅,谁知他们根本听不进去。我还是不肯死心,又反复翻检阿田留在我家的所有东西,希望能找出他留下的点滴线索。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两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终于从一张过期的手机通话明细账单中找到了一个昆明的手机号码,打过去,居然真是阿田的同事!

当他的同事将手机交到阿田手里的时候,我已是泣不成声了,可阿田却表现得格外“冷静”,淡淡地安慰我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们决定重新开始恋情

在阿田离开的那段 时间 里,我曾经主动去找过亚默。记得那天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却又无人可诉,于是便鬼使神差地拨通了亚默的电话。亚默那时正在筹备 结婚 ,他问我:“你后悔吗?如果后悔就回头,我们马上 结婚 ,反正‘新房’刚刚装修完毕。”我笑了,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态——我只是希望能与亚默聊聊,知道他是否还爱我,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罢了。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今年8月,阿田突然一声不吭地回了上海。

可是阿田没有回到我家,而是与同事一起在公司附近租了套房子。从他的同事那里得到消息后,我当天便冲了过去。那天晚上同事刚巧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俩,我在阿田怀里失声痛哭了足有10分钟,他紧紧地搂住我,似乎很冲动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我们决定重新开始恋情,我主动帮他收拾东西搬到我家,每天亲自做早餐、烫衬衣,可不管我怎样努力,一切都与过去不同了——阿田的心情似乎一落千丈,脾气也随之改变,他心安理得地不沾手任何家务,整天嚷嚷着自己只负责赚钱;他不允许家人和有任何不同意见,动辄便对我的父母吹胡子瞪眼;他时不时将以前的 女友 名字挂在嘴边,要不便拿手机里暧昧的短消息向我炫耀。(左颂的眼神依旧游移不定,只不过此刻这双眼睛正努力向上翻动着,不让眼泪滚落。“本来说好国庆过后就去领 结婚 证的,可是现在……我不甘心啊!”)

就在昨天,我俩又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晚上我主动向他求和,谁知阿田竟将头一歪,转身便出门了,一夜未归。

阿田曾经是我想象中的完美 男友 ,现在他也依旧 事业 有成、收入不菲,可我总觉得我们的 感情 已像块鸡肋,嚼之无味弃之可惜;与此同时,我又开始很恨亚默,如果当初他不放弃我,再执着一点,或许我就不会那么坚定地选择阿田了。我很清楚,只要我不催促,阿田是不会主动提出 结婚 的——明明 结婚 的“主动权”握在我的手里,我却是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将“鸡肋”坚持下去。

好文章网是最好的文章在线阅读网站,集爱情、哲理、杂文、励志、语录、谜语、笑话等各种文体文章为一体的精品美文阅读网站。

本文地址:http://www.wweeb.com/show-10-1303-1.html

请点击图标分享,赠人玫瑰,手留余香0
继续浏览有关: 上海 父母 恋情 的文章
好文章网logo